在畢庫里湖附近被神秘的傢伙逮住我跟哥哥,他說這裡發生了一個事件,希望我們可以幫忙。說完就匆匆的走了。
雖然有點莫名其妙,不過我還是盡量詳細的做了記錄。

×


聽聞畢庫里湖發生的奇怪案件後,艾音斯和諾伊恩兩個人為了解決奇怪的謎題而來到了現場。滿臉黑墨的可達鴨一動也不動躺在地上,還被畫了一圈白線。附近地上的鴨掌腳印被圈了起來擺放著證據小立牌,看來是從湖裡走上來的。

據說因為臉上的墨而斷定墨海馬行兇,但又有目擊證人表示,真正的兇手應該是溜溜糖球才對。但是目擊證人似乎很趕著要去辦事、丟了一句『我還趕路總之事情沒那麼簡單』就騎著腳踏車走了。

「聽說真正的兇手是溜溜糖球耶。」

諾伊恩看著事件現場,摸著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艾音斯則是走來走去,從湖邊又走回弟弟身邊,然後一臉沒趣的擺擺手。墨海馬和溜溜糖球在抵達的時候就被警官小姐帶走了,兩隻看起來都沒精打采的。

「這樣吧,可達鴨殺了墨海馬,嫁禍給溜溜糖球。結案。」
「等等,你說的那隻兇手就躺在你眼前啊。牠好像才是被殺的那一隻吧。」

就算是這種時候也不忘吐槽自家哥哥,諾伊恩重新把注意力轉回現場,而被弟弟一秒反駁的艾音斯自討沒趣的又跑回湖邊玩水,看著湖裡面各式各樣的水生神奇寶貝們。正當他想把水往弟弟身上潑的時候,看到諾伊恩正迅速的翻閱著圖鑑。

「啊……哥,聽說溜溜糖球頭上的尖角會釋放出甜甜的味道喔?」

看著圖鑑,諾伊眼雙眼發光的說著,看來自家弟弟是認真的想要研究出甚麼東西來啊……但是我只想趕快回家去,艾音斯這樣想著、然後看了可達鴨一眼,突然覺得有種違和感。剛剛的動作是這樣子嗎?還是只是自己的錯覺啊?

「可達鴨是餓了嗎?有可能是被溜溜糖球的味道吸引,然後一路跟上去?」

完全陷入偵探角色的諾伊恩開始猜測,但是艾音斯一點也不想把時間耗在這看起來只是搞笑的事件上,剛剛聽到有香氣的時候他就想像得出來大概發生甚麼事了。

「那這樣好了,可達鴨聞到香味被吸引過去,沒注意到前面的墨海馬,於是相撞,於是噴汁,然後就躺在這邊了。結案。」

艾音斯雙手一拍表示到此為止,實在覺得事情根本沒有想像中的複雜。而且沒事這些傢伙們幹甚麼還搞懸疑推理的劇情呀,跟本就只是意外連鎖吧?可達鴨,安心上路吧。

「可是,哥,撞一下不致於死掉吧,所以可達鴨……」
「唔,只是撞一下的話……」

兩個人對看了幾秒,然後同時轉頭望向被白線圈起的可達鴨。凝視了幾秒之後可達鴨突然睜開眼睛,像沒事一樣站了起來,抱著頭歪向一邊、似乎無法理解為什麼被盯著瞧。但見兩兄弟沒反應之後可達鴨便自顧自的往湖裡走去了。

「……」
「……我啊。」

諾伊恩看向身邊,不意外的見到了怒火中燒的自家老哥。但這次他不想阻止、也沒膽阻止。

「要把那隻該死的鴨子做成北京烤鴨──!」

×

我和哥哥總有一天會把牠烤來吃。



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