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了那麼多日記我好厲害喔嗚嗚嗚(屁蛋根本沒啥內容)
+5的實在不知道要放哪裡也不知道是不是該讓諾伊恩寫一篇我夢到五年後的我ry

總之還沒梗也沒整理的就先放這裡ㄅ

【+5】兄弟鬩牆 (是要鬩幾次)

【+5+0混一起】

 
 
图片
為什麼感覺有點害羞...?

 
 
图片
我覺得我畫得很棒!

 
 
图片
【點圖看全篇】
嚇死我了啦。

 
 
聽說今天是pocky日耶為什麼啊?
總之和哥哥一起吃了,鳳凰天驅和閃電霹靂丘也很喜歡的樣子。

雖然不是兄弟,但是納西哥和葉爾哥哥感情真好,所以我試著畫了一張他們兩個的樣子。

--

晚上原本想要跟夥伴們玩遊戲,但哥哥被朋友叫出去後又急忙回家把我抓出門了。
原來是遊戲中心的獎品拿不到,朋友想請哥哥幫忙但哥哥也抓不到,
以前沒有來玩過,姑且是勉強試了一下,沒想到就抓到玩偶了!
其實挺有趣的嘛!就把所有機台都玩了一遍,但是我對獎品玩偶其實沒甚麼興趣呢-
總之都送給哥哥了,他看起來很開心,不過那麼多玩偶房間真的放得下嗎…?太擁擠的話,媽媽會不會生氣啊?
 
 
為了讓爆裂龍捲更熟悉和我搭檔對戰,發出了對戰招募的公告招集了大家!
爸爸不知道在想甚麼居然說我輸了要脫衣服…不過我不會輸的!所以還是答應了,而且我脫光光也沒甚麼好看的吧?
【1】第一個來報名的就是哥哥了,久違的精彩戰鬥呢!爆裂龍捲狀況非常良好!
【2】之前用企鵝王讓我嚇到的沐緹也來報名參加,但是對對方的問題爆裂龍捲有點不好意思的逃走了?
【3】緹栕因為沒有對戰過,所以邊教邊與他進行練習,不知道是不是新手運,我被打得好慘…※輸一
【4】跟Tellas的戰鬥也很精彩,在遇上不良蛙的時候還以為真的要輸了呢!
【5】熾冽哥的呆呆獸們真的是太強了…雖然奮鬥到最後,但還是戰敗…冰山的火力看來不夠呢  ※輸二
【6】納西哥興致勃勃的想要脫我衣服,但是很快就結束了。
【7】和真好像被誰叫來打了...?他的夥伴們狀況似乎很糟,爆裂龍捲輕鬆的獲勝。
【8】沙利亞開心的出現了!和沙利亞戰鬥總是熱血沸騰!但是還是敵不過他恐怖的大岩蛇啦-  ※輸三
【9】尤雷克斯好像也是被叫來的?總之進行了對戰,但熱帶龍還是把冰山壓扁了…※輸四
【10】格露被熾冽哥揪來了!但我不會再輸的、和爆裂龍捲迅速的獲勝呢!
【11】和霜的戰鬥狀況也相當良好喔!爆裂龍捲的攻擊不會輸的!

總共11場戰鬥7勝4敗!做為戰鬥訓練算是不錯的成績,真的非常感謝大家呢!
嗯-男子漢就是要說到做到!脫掉了護目鏡、背包、手套、領巾和外套喔!
 
 
图片
【點圖放大】
博士要我們介紹大家
能一起旅行和作戰、度過的日子真的很快樂!
為了進化和聯盟大賽,一起好好努力吧!









找到了幾張和夥伴們的合照呢!
還有去PM中心打工拍的照片,不習慣穿短褲有點不好意思啦。

 
 
無盡市真的非常的複雜啊!剛到的時候就發現一陣騷動,既然有人要幫忙當然馬上衝過去助陣了。
雖然把大家都叫了出來,但是紅色衝鋒還是差點被夜巨人吸走,真的是好危險啊,
他是不是有甚麼吸引災難的體質啊?
之前在梅渡公園發生的火災他也差點變成烤蟲蟲。
不過話說回來,哥哥好像不見了…?
 
 
图片
天崩地裂超級重的啦。

 
 
在畢庫里湖附近被神秘的傢伙逮住我跟哥哥,他說這裡發生了一個事件,希望我們可以幫忙。說完就匆匆的走了。
雖然有點莫名其妙,不過我還是盡量詳細的做了記錄。

×


聽聞畢庫里湖發生的奇怪案件後,艾音斯和諾伊恩兩個人為了解決奇怪的謎題而來到了現場。滿臉黑墨的可達鴨一動也不動躺在地上,還被畫了一圈白線。附近地上的鴨掌腳印被圈了起來擺放著證據小立牌,看來是從湖裡走上來的。

據說因為臉上的墨而斷定墨海馬行兇,但又有目擊證人表示,真正的兇手應該是溜溜糖球才對。但是目擊證人似乎很趕著要去辦事、丟了一句『我還趕路總之事情沒那麼簡單』就騎著腳踏車走了。

「聽說真正的兇手是溜溜糖球耶。」

諾伊恩看著事件現場,摸著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艾音斯則是走來走去,從湖邊又走回弟弟身邊,然後一臉沒趣的擺擺手。墨海馬和溜溜糖球在抵達的時候就被警官小姐帶走了,兩隻看起來都沒精打采的。

「這樣吧,可達鴨殺了墨海馬,嫁禍給溜溜糖球。結案。」
「等等,你說的那隻兇手就躺在你眼前啊。牠好像才是被殺的那一隻吧。」

就算是這種時候也不忘吐槽自家哥哥,諾伊恩重新把注意力轉回現場,而被弟弟一秒反駁的艾音斯自討沒趣的又跑回湖邊玩水,看著湖裡面各式各樣的水生神奇寶貝們。正當他想把水往弟弟身上潑的時候,看到諾伊恩正迅速的翻閱著圖鑑。

「啊……哥,聽說溜溜糖球頭上的尖角會釋放出甜甜的味道喔?」

看著圖鑑,諾伊眼雙眼發光的說著,看來自家弟弟是認真的想要研究出甚麼東西來啊……但是我只想趕快回家去,艾音斯這樣想著、然後看了可達鴨一眼,突然覺得有種違和感。剛剛的動作是這樣子嗎?還是只是自己的錯覺啊?

「可達鴨是餓了嗎?有可能是被溜溜糖球的味道吸引,然後一路跟上去?」

完全陷入偵探角色的諾伊恩開始猜測,但是艾音斯一點也不想把時間耗在這看起來只是搞笑的事件上,剛剛聽到有香氣的時候他就想像得出來大概發生甚麼事了。

「那這樣好了,可達鴨聞到香味被吸引過去,沒注意到前面的墨海馬,於是相撞,於是噴汁,然後就躺在這邊了。結案。」

艾音斯雙手一拍表示到此為止,實在覺得事情根本沒有想像中的複雜。而且沒事這些傢伙們幹甚麼還搞懸疑推理的劇情呀,跟本就只是意外連鎖吧?可達鴨,安心上路吧。

「可是,哥,撞一下不致於死掉吧,所以可達鴨……」
「唔,只是撞一下的話……」

兩個人對看了幾秒,然後同時轉頭望向被白線圈起的可達鴨。凝視了幾秒之後可達鴨突然睜開眼睛,像沒事一樣站了起來,抱著頭歪向一邊、似乎無法理解為什麼被盯著瞧。但見兩兄弟沒反應之後可達鴨便自顧自的往湖裡走去了。

「……」
「……我啊。」

諾伊恩看向身邊,不意外的見到了怒火中燒的自家老哥。但這次他不想阻止、也沒膽阻止。

「要把那隻該死的鴨子做成北京烤鴨──!」

×

我和哥哥總有一天會把牠烤來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