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天崩地裂超級重的啦。

 
 
在畢庫里湖附近被神秘的傢伙逮住我跟哥哥,他說這裡發生了一個事件,希望我們可以幫忙。說完就匆匆的走了。
雖然有點莫名其妙,不過我還是盡量詳細的做了記錄。

×


聽聞畢庫里湖發生的奇怪案件後,艾音斯和諾伊恩兩個人為了解決奇怪的謎題而來到了現場。滿臉黑墨的可達鴨一動也不動躺在地上,還被畫了一圈白線。附近地上的鴨掌腳印被圈了起來擺放著證據小立牌,看來是從湖裡走上來的。

據說因為臉上的墨而斷定墨海馬行兇,但又有目擊證人表示,真正的兇手應該是溜溜糖球才對。但是目擊證人似乎很趕著要去辦事、丟了一句『我還趕路總之事情沒那麼簡單』就騎著腳踏車走了。

「聽說真正的兇手是溜溜糖球耶。」

諾伊恩看著事件現場,摸著下巴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艾音斯則是走來走去,從湖邊又走回弟弟身邊,然後一臉沒趣的擺擺手。墨海馬和溜溜糖球在抵達的時候就被警官小姐帶走了,兩隻看起來都沒精打采的。

「這樣吧,可達鴨殺了墨海馬,嫁禍給溜溜糖球。結案。」
「等等,你說的那隻兇手就躺在你眼前啊。牠好像才是被殺的那一隻吧。」

就算是這種時候也不忘吐槽自家哥哥,諾伊恩重新把注意力轉回現場,而被弟弟一秒反駁的艾音斯自討沒趣的又跑回湖邊玩水,看著湖裡面各式各樣的水生神奇寶貝們。正當他想把水往弟弟身上潑的時候,看到諾伊恩正迅速的翻閱著圖鑑。

「啊……哥,聽說溜溜糖球頭上的尖角會釋放出甜甜的味道喔?」

看著圖鑑,諾伊眼雙眼發光的說著,看來自家弟弟是認真的想要研究出甚麼東西來啊……但是我只想趕快回家去,艾音斯這樣想著、然後看了可達鴨一眼,突然覺得有種違和感。剛剛的動作是這樣子嗎?還是只是自己的錯覺啊?

「可達鴨是餓了嗎?有可能是被溜溜糖球的味道吸引,然後一路跟上去?」

完全陷入偵探角色的諾伊恩開始猜測,但是艾音斯一點也不想把時間耗在這看起來只是搞笑的事件上,剛剛聽到有香氣的時候他就想像得出來大概發生甚麼事了。

「那這樣好了,可達鴨聞到香味被吸引過去,沒注意到前面的墨海馬,於是相撞,於是噴汁,然後就躺在這邊了。結案。」

艾音斯雙手一拍表示到此為止,實在覺得事情根本沒有想像中的複雜。而且沒事這些傢伙們幹甚麼還搞懸疑推理的劇情呀,跟本就只是意外連鎖吧?可達鴨,安心上路吧。

「可是,哥,撞一下不致於死掉吧,所以可達鴨……」
「唔,只是撞一下的話……」

兩個人對看了幾秒,然後同時轉頭望向被白線圈起的可達鴨。凝視了幾秒之後可達鴨突然睜開眼睛,像沒事一樣站了起來,抱著頭歪向一邊、似乎無法理解為什麼被盯著瞧。但見兩兄弟沒反應之後可達鴨便自顧自的往湖裡走去了。

「……」
「……我啊。」

諾伊恩看向身邊,不意外的見到了怒火中燒的自家老哥。但這次他不想阻止、也沒膽阻止。

「要把那隻該死的鴨子做成北京烤鴨──!」

×

我和哥哥總有一天會把牠烤來吃。
 
 
原本在隨機對戰中要跟沐緹對戰的,但是艾莉莎也同時進來房間了!最後找了沙利亞來進行雙人對戰
可是沐緹的波加曼太強了,一個人就打贏了她們姐弟倆.........
最後依然是我跟沐緹的對戰,但是我也輸了,
波加曼太強了啦,跟本企鵝王呀。
屬性相剋的我和沙利亞就算了,居然連菊草葉也贏了,
果然每個訓練家的鍛鍊手法都不一樣吧?
總有一天會贏回來的!
 
 
图片
因為姐姐說沒有對戰過,跟姐姐進行她的初戰。
鐵達尼號的冰山前一陣子在進化之森拒絕進化,我還擔心牠是不是有甚麼鬱悶的地方,但是看起來跟本沒有嘛,居然毫不留情的把姊姊擊敗了,是在對我說『我現在夠強了,才不需要進化!』嗎?
總之雖然夢想是火系隊伍,但是還是把冰山放在我手持的第一位好了,真的好強啊。


 
 
图片
我睡起來的時候發現枕頭邊有隻燭光靈。

 
 
回研究所的時候從博士那裡聽說了這件事情,所以就和哥哥一起出發了!
當天的事情我有寫成記錄喔!

×

「啊,看到了看到了,就是這裡吧?博士說的後山。」
諾伊恩稍微走在艾音斯前面,指著滿溢著綠色的小森林。

「對了,哥,你記得我們……來這裡是要幹嘛嗎?」
「來採些樹果啊,納西哥說丟起來手感不錯。」
「對!樹果!我看看──」

左顧右盼的諾伊恩看到一顆結滿果實的大樹,隨即往前奔去,而艾音斯則是慢慢走著,並注意到大樹下方有塊很像黑色大石頭但是看起來有著說不出怪異的物體。他想起博士好像有跟他們說了後山的甚麼事情,但是聽到有很多樹果之後兩個人就開心的忘了。

「樹果的話撞樹應該就會掉了吧,紅色衝鋒!使用撞擊!」

叫出自家的刺尾蟲之後,諾伊恩看著紅色衝鋒筆直得向大樹衝去──然後硬生生卡進了那黑色物體裡。

「……」
「……」

兄弟倆走進黑色物體,繞了半圈發現了一張熟睡中的臉。看來卡比獸選了棵結最多果實的樹當作定居場所了……不愧是懶到不行的傢伙。看著只剩尾端露出扭來扭去的紅色衝鋒,諾伊恩才轉頭想跟艾音斯求救,就看到自家哥哥拔開了麥克筆的筆蓋,臉上露出了陰險的微笑。

「反正牠睡在這裡也礙事,我在牠身上臉上或哪裡塗個鴉──也沒關係對吧?」

嘴巴閉緊不敢多說甚麼的諾伊恩跪在紅色衝鋒旁,目睹哥哥左右手各拿一隻大型麥克筆往卡比獸臉部走去。不知道是艾音斯氣勢太驚人還是生物迴避危險的本能,卡比獸驚醒坐起身來,往旁邊滾了兩圈、睡到另一棵樹下了。

「紅色衝鋒!太好了沒被壓扁──!」
「好了,我們來採些樹果吧。」

將刺尾蟲收回寶貝球後的諾依恩站起來點點頭,接著兄弟倆視線同時被一個粉紅色的東西吸引──在剛剛卡比獸睡覺的位置,一顆粉紅色圓滾滾的生物氣若游絲的躺在地上。

『「……啊。」』

×

看到的時候才想起來這粉紅色的球是博士要我們找的東西!
總之叫他天女散花帶著走了,請多指教!